李信 谋世之战
战士

WARRIOR

获得方法:13888金币 或者 588点券
英雄故事 英雄台词

皮 肤

谋世之战
灼热之刃
抵抗之靴

售价:414

总价:710

+110点法术防御
唯一被动 :+60移动速度
唯一被动 :+35%韧性

暗影战斧

售价:1254

总价:2090

+85点物理攻击
+15%冷却缩减
+500点最大生命
唯一被动 残废:普通攻击有30%几率降低敌人20%移动速度,持续2秒。
唯一被动 切割:增加(100+英雄等级10)点护甲穿透

贤者的庇护

售价:1248

总价:2080

+140点物理防御
+140点法术防御
唯一被动 复生:复雄等级100点生命值,这个效果有3分钟CD,每局复活两次。

破军

售价:1770

总价:2950

+200点物理攻击
唯一被动 破军:目标生命低于50%时伤害提高30%

名刀司命

售价:1056

总价:1760

+60点物理攻击
+5%冷却缩减
唯一被动 暗幕:免疫致命伤并免疫伤害、增加20%移动速度持续1秒近战/0.5秒远程,90秒冷却

碎星锤

售价:2100

总价:2100

+80 物理攻略
+10% 冷却所见
唯一被动——破甲:+45%物理穿透

暗影战斧

售价:1254

总价:2090

+85点物理攻击
+15%冷却缩减
+500点最大生命
唯一被动 残废:普通攻击有30%几率降低敌人20%移动速度,持续2秒。
唯一被动 切割:增加(100+英雄等级10)点护甲穿透

售价:

总价:

末世

售价:1296

总价:2160

+60点物理攻击
+30%攻击速度
+10%物理吸血
唯一被动 破败:普通攻击附带目标当前生命值8%的物理伤害(对野怪最多:80)

售价:

总价:

不死鸟之眼

售价:1260

总价:2100

+240点法术防御
+1200点最大生命
+100点每5秒回血
唯一被动 血统:每损失10%的血量,提升治疗效果6%,当损失90%的血量,回复效果会增加至54%

破军

售价:1770

总价:2950

+200点物理攻击
唯一被动 破军:目标生命低于50%时伤害提高30%

英雄出装

  • 抵抗之靴

  • 暗影战斧

  • 贤者的庇护

  • 破军

  • 名刀司命

  • 碎星锤

装备分析:推荐思路:优先暗影战斧补鞋子,破军价格较高,如果发育不顺,可以优先出其他装备最后在补充破军,全输出装配,搭配和名刀和贤者,此时只要紧紧抱团进行战斗可以发挥出李信强大的范围伤害制造能力

  • 暗影战斧

  • 末世

  • 不死鸟之眼

  • 破军

装备分析:推荐思路:末世提供的被动被李信的二段伤害放大,此时突袭造成的威胁较大,需要积极游走打出优势,半肉出装的李信是团战的多面手,既可游弋在四周封堵敌方退路,威胁后排,并在团战后期开启收割节奏,也可以充当第二坦克,强势冲阵打出控制搅乱战阵,快速刷新无畏冲锋后利用无法控制效果安全撤离

最佳拍档

张飞:李信在蓄力或挥舞剑气时,非常需要张飞的击退帮助缓解被突袭的压力

孙膑:李信突袭时,孙膑不仅仅可以给予加速,还能让突袭过程中受到的伤害减少

压制英雄

露娜:露娜的技能需要冲进战团释放,虽然灵活,但李信范围伤害能让其无处可躲,非常难以找到空隙入场

甄姬:突进中免疫控制的李信可以无视大部分控制接近位移能力不行的甄姬展开近战

被压制英雄

沈梦溪:虽然比较笨重,但近身爆发力使得李信并不太过畏惧刺客,但是面对伤害覆盖范围更远的法师时,就会有点被动

马可波罗:灵活的射手始终占据着主动,并且突进主要靠双腿的李信容易完整的将马可波罗的技能全盘接受

技能介绍

  • 灰暗利刃

  • 急速突进

  • 强力斩击

  • 力量觉醒·光

  • 力量觉醒·暗

消耗:0

冷却值:0

灰暗利刃:李信逐渐解放力量,普攻与2技能命中英雄能够获得额外经验 觉醒-狂暴:李信普通攻击会造成两段伤害,其中第二段造成的伤害随英雄等级成长,李信在该形态下会增加一定的移速 觉醒-统御:李信释放技能后的下一次普通攻击距离提升并会额外造成伤害,同时李信的强化普攻或者技能命中敌人将会减少所有技能的冷却时间

加点推荐:主升二副升一有大点大

消耗:0

冷却值:8/7/6/5/4/3

急速突进:李信向指定方向进行突进一段距离 觉醒-狂暴:李信积蓄力量,解除减速效果,免疫控制并增加的移动速度和每0.5秒一次的生命回复效果,如果李信蓄力超过一定时间,在蓄力结束时会提升一段时间的攻击速度,同时蓄力增加的移动速度也不会直接结束而是缓慢结束。李信每次普攻命中敌人都可以减少一技能的冷却时间,一技能被打断时会返还部分冷却时间 觉醒-统御:李信积蓄力量,结束后向指定方向突进并造成物理伤害并会附加目标部分已损生命值的物理伤害。蓄力一定时间后伤害会达到上限,蓄力打断会返还部分的冷却时间,李信在技能蓄力的过程中免疫控制效果

加点推荐:主升二副升一有大点大

消耗:0

冷却值:5

强力斩击:李信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效果 觉醒-狂暴:李信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和减速效果,被剑气命中的敌人还会被撕裂,使得李信的普通攻击会对其造成额外的物理伤害,当剑气命中敌方英雄时,李信该形态下的普通攻击还可以回复自身的生命值 觉醒-统御:李信持续向指定方向斩出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如果剑气命中敌人,则李信会回复一定的生命值

加点推荐:主升二副升一有大点大

消耗:0

冷却值:30

力量觉醒·光:李信学习大招的瞬间解放魔道家族的力量,改变战斗形态至统御 觉醒-狂暴:李信释放力量,短暂延迟后以释放点为中心对范围内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和击飞效果 觉醒-统御:李信积蓄力量,结束后向指定方向斩出三道剑气,对路径上敌人造成物理伤害,当多道剑气命中同个目标时,从第二道剑气开始将只造成部分伤害;蓄力到达一定时间后伤害达到上限,蓄力打断会返还部分冷却时间,李信在技能蓄力的过程中免疫控制效果

加点推荐:主升二副升一有大点大

消耗:0

冷却值:30

力量觉醒·暗:李信学习大招的瞬间解放黑暗复仇的力量,改变战斗形态至狂暴 觉醒-狂暴:李信压制身体内狂暴的力量,转化为统御形态,变身过程无法被控制技能打断 觉醒-统御:李信解放身体内狂暴的力量,转化为狂暴形态,变身过程无法被控制技能打断

加点推荐:主升二副升一有大点大

扫一扫,立刻下载游戏!
英雄故事

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

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

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

“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

“与你们无关。”

“谁知道呢?好比前不久有个家伙,主动要求来守长城,像你一样厉害。于是我们可怜的上任长官力排众议,对他委以重任。没两天长城的防线就接连被冲击。大家都怀疑他,因为他反常的总要在夜间巡逻,唯独上任长官信任他的忠诚。”

少年专注打磨着佩剑,似乎无动于衷。

“他逃跑了,上任长官的尸体在次日被发现。据说他现在还徘徊在长城外。”

老兵的表情就像在跟新人讲可怕的鬼怪故事。但让他失望的少年依然以无动于衷的眼神检查着新磨的剑锋。

“正好。”

“正好?”老兵不解的凑过来。

“试试剑锋。”少年不动声色挪挪身体,以一根头发吹向剑锋,立时断成两截。

这场谈话发生后不久,大批马贼发起突袭。只要攻下一两个关隘,再进入城镇劫掠一番,便不愁过冬的粮食和布匹了。卫所看到狼烟,立即整队出发。可唯有少年望向远方,露出奇怪的神情。

“别发楞,小子,长官盯着你呢!”老兵碰了碰他的手肘。可惜来不及了,全身甲胄的长官苏烈大步走到他面前,但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

“可有什么疑惑?”

“请问将军,那边是哪里?为何没有狼烟?”

少年抬手指向远方。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可见城池的影子,与长城互为呼应。这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每个长城的守兵都知道答案。那里是都护府的方向。

苏烈的眉头紧皱又松开,恍然大悟。

“长城遇袭,以狼烟报都护府,加以驰援。都护府遇袭,以狼烟报长城,加以驰援。我们只探到小股马贼骚扰,可以轻松解决,便忽视了都护府……”

少年接着说:“调虎离山之计而已。敌人真正想拿下的是都护府。恐怕……”他指着都护府说:“前面几个哨口已落入敌人之手,暂时掐断了卫所与都护府的联络。

即便是暂时的中断,能多拖延一刻,拿下都护府的可能也会变大!”

果如少年所言,守卫军赶往都护府时,那里正经历着激烈的战斗。可意外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占到任何先机。固守的人们看到援军加入,发出欢呼。

苏烈高举拳头,发出冲锋的号令。守卫军如潮水般涌上。

少年于战斗中敏锐的寻找着机会。他一心要夺取头功,这是他在长城忍受孤独的唯一指望。甫一交手便印证了他的判断,那些人都是披着马贼名号的军人,既训练有素又果敢残忍。要制服他们便擒贼先擒王。他冷静观察着贼人的动向,寻找神秘的指挥者。可一个绯红的身影挡在前面,鲜明如烈火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制服上的徽章又显示了守卫军的身份。

四周空气弥漫着莫名的静谧,连杀戮声都暗淡下去了。

“长城的……叛徒吗?正好。”

少年提剑袭了上去。两人沉默交手数个回合,少年逮住破绽,大喝着要一剑致胜。

那人却侧身反手将他推开,猛然间少年感受到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寒冷的刃锋切开空气,几乎撕裂他的喉咙。“叛徒”救了他!

“想活命的话,紧跟着我。”凛冽的声音……女人?

他再度提剑而上时,瞬间局势变成了以二对一。敌首也无心恋战,如影似魅的身影翻下高墙,随部下退却。

“那是什么人?所以他指挥了袭击?”

“不然呢?真以为姐是叛徒吗?”

“就这么点人马,也敢觊觎都护府?”少年深觉那人的疯狂。都护府的城墙纵不及长城高远,经历几代经营,也是牢固非常的。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绯红的身影说。“没有领土的……王。”

少年胸口如遭雷击,想发问却极力压抑在自己的喉咙内。他不应该问太多。他又何尝不是失去家,失去故乡的人。只听得随着渐去的步伐,遥遥传来女子哼唱的歌谣: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芒。”

守卫军大获全胜,首功本应当归于那绯红甲胄的女子,她提前向都护府预警,才没有使得敌人的诡计得逞。然而她只是默默回到守城队伍中,少年反而因看破敌人动向的智略,被提拔为一个小队队长。

“长官,你还在怀疑她吗?”少年得到如愿以偿的军功,但内心似乎没有什么喜悦的滋味。

“不,我信任她呀。”苏烈轻松的说。“一起守过长城的,都是战友。这样对她更好罢了。”

少年不知道这个“好”是指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很信任她。否则没有高高在上的官职,怎会一预警就令都护府的士兵们动员起来呢。

“敌人首领很了解都护府,却不惜以卵击石,令人费解。”

“听说过吗?都护府是建立在旧日古老城池废墟之上的。”

“叫做逐流城,又名兰陵城。”

长官犹豫了一下。“俘虏里有种传言,金庭王故意将曾经是废墟,如今属于都护府的城指给令他嫉妒的宗室作为领地。他无论如何卖命,如何立下功劳,只要不能夺回都护府,就永远是不会有领土的王,不会有家的人。可是……虽然值得同情,”苏烈说:“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呢?长城耸立,我们活着。长城倒下,我们死去。而都护府,亦是长城的前哨和臂膀。”

原来如此,少年惊讶极了,却很快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原来快乐各有各的不同,孤独总是相似的。

夜晚的篝火燃起来,温暖又明亮。一个关隘接着一个关隘,如同火龙的脊梁撑起大地。人们仿佛已忘却白日的伤痛,尽情享受着当下片刻的宁静。

少年远离人群,爬上角楼的屋顶,着迷般眺望着这片为之冲杀搏命的土地,号角和欢呼仍历历在目,灼热又炽诚。长城之畔的土地宽广到直连天际,仿佛连星空也能拥抱入怀。少年想起祖父从父亲手里接过自己高高举起时的欣喜,不由得默默念起那萦绕耳边的话语:

“吾家吾国,吾土吾民。”

这是拥有家的感觉。这是拥有故乡的感觉。我的余生中,能够再度拥有它们吗?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没有领土的……王。”

那是在说谁?是苦心策划了想要夺取都护府控制权的突袭,却黯然离去的敌首,还是说自己?

“王非王,侯非侯,千乘万骑走北芒。”

忽然间灼烧的痛苦包围了他,神秘的印记炙烤着皮肤,痛及骨髓。混合了记忆与梦境的折磨中,两条路在眼前蔓延开来。一条路金光灿灿,却通往无尽的深渊。一条路崎岖坎坷,却通往……长安。

长安,真正的家,真正的故乡。

这里是长城,自己终究只是外来的异乡人。

少年仿佛看到方士妖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的凤眼微微眯起,以优雅的姿态弯下腰,盯着痛苦不堪的自己,那可怕的话语萦绕耳边。

“你失去了长安城,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心爱之物。不如,你帮助我夺回这心爱之物,我,则帮助你重新得到长安城,如何?”


侯非候,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芒。

没有领土的王,没有故乡的人。

不会让长安城,将我遗忘。

恐怕需要九倍的破坏力,才能实践独一的执着。

预言无用,不知道结局的人生才会刺激。

长城至上是千亿的星空,星空之上是不灭的守望。

随它陨落,随它沉沦,引它重返千年之盛。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巍然矗立。

长城与长安之间,是无尽的彷徨。

讨厌看到他们离我而去,因为是战友吗?

血肉之躯,燃烧一次足矣。

孤独是双刃的锋芒。

唯有燃烧在长城的篝火,让我放下野望。

屠魔的少年终究成魔,存活最好的魔做了救世主。

何处吾乡!

人间不值得!

这里是为我所统率的战场。

听天,不会由命。

这里是让我忘却野心的战场。

单纯为不想死而挥剑。

人生仅有一次的绝景。

死亡是当英雄的前提。

无知,无用,无能,无脑,无聊;加起来就是对面的无人对。

失败之前,对面不会有想太多的时间。

开疆易而守土难。

崩刃的剑,依旧致命。锈蚀的盾,屹立如初。

为何看不清故乡的模样,即使它就在心的中央。

能提起沉重剑刃的手,握不住飞舞飘落的花。

不知道轮回过的灵魂,是否更懂得死亡。

不会为不存在的天命,去压低脊梁。

异乡人,怎能容忍故土脱离自己的手掌。

双面的刃,伤人又伤己。

至少梦里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土地,这样的米饭吧!

渴望靠近篝火,又恐惧被温暖灼伤。

投身天地这熔炉,总有些梦想和意志,会因此薪火相传。

一无所有,至少能肆意如风。

羌笛吹落梅,让人分不清异乡和故里。

世上是否存在典籍,告诉我如何与自我和解。

猫有九条命,那么家谱也有九倍长吧。

今日的星辰辉映太古的源起,过往的注视指引明日的生死。

没有欲望和执念,也无须背负欲望和执念,真好。

我们的共同点,是都想做第一个看到黎明的人吧!

只有在梦里,才会做梦。

他人是地狱,再无法信任他人是轮回的地狱。

不是力量,是诅咒!

游戏吧 www.gmz88.com 版权所有 皖ICP备2022002490号-2

游戏吧游戏下载基地温馨提示:适度游戏娱乐,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我们用心在做,为您提供更多好玩的 单机游戏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举报信息框
  • *举报网址:
  • *举报内容:
  • *联系方式:
举报